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. Please update it as soon as soon as possible!

人要衣裝,鳥要羽裝


一、從「羽素」,論格局貴賤。

俗語說:「人要衣裝,佛要金裝」。雖然,只認衣衫的品人觀念為社會所詬病。衣衫的重要性,確是不言而喻的。對畫眉鳥來說,也是如此。一隻生就一身純淨爽薄羽毛的畫眉,大多是善鳴善打的鳥兒。不過,牡丹雖好,還須綠葉扶持,一隻滿身好毛的鳥,仍須再加以適當的配合,方能稱得上完美,而最理想的格局。「既忌生壞眼,尤怕生壞毛。好眼尚易求,好毛最難得」。通常一隻生成好毛的鳥,大多會配上一雙銳利的眼睛。雀林中有句慣語:「好毛必好眼、怎樣是好眼?前文已經提供過了,現在來詳細探討的是:「怎樣算是好毛」。

在一般人的眼光 ,畫眉的羽毛顏色,是很單純的。背部棕褐,頭頂和頸部的顏色呈深褐色,喉下和胸前則為黃金色,散佈著很多黑色細紋,渾身都有類似斑點的月形浮光,腹部中央有一條灰白色的窩兒。但我們仔細去鑑別,毛色並非如此單純,一經比較,大有出入,至少毛色可區分為青、賈、赤、白、黑五種。但所謂之五種羽毛,其差別並不十分顯明,或者可以說:「青者近似青,賈者近乎黃」,並非純青、純黃或赤、自、黑。再明白說,就是褐中帶青,或褐中帶黃、赤、白、黑而已。在具經驗者的眼中,認為色澤淡者為上品,深沉曖昧者屬下乘。雀林中有句定評:「淡雅將軍相,濃淡屬卒兵」,概可想見矣。

根據清人「華眉譜」的論列 ,有廿八種毛色,及對鳥身標準的配格,乃是前人經驗之談,擇要列述以供參考。

一、青毛 「青毛稱奇品,上尖下圓身,此一葫蘆格,耍配腳牛筋,一旦垂珠目,劈竹其頭形,加上牛角嘴,三年不稱臣」此格要說明的是 ,垂珠目。所謂垂珠目,就是要看一對晶亮的眼睛,而這一對小眼珠,不耍藏得太深或太露,也不要偏後,生的愈前愈好,並以十二度角向嘴鋒傾斜,無論在雀前雀後瞄視,都可微微看到露出粉盆之外的眼珠。而青毛中,又分白青、深青、粉青、青紅及大紅等,今列編於後:

〔一〕白青毛

「白青毛,撇竹頭,碧綠眼,黑青搭,籐條腳,打出頭」。根據清代旗人秘本的提示,這是畫眉鳥的好配格。其中所謂白青毛,是青毛中最淺的羽素。這種顏色最容易令人誤認為不夠老成的嫩雀。事實上,往往也是不足齡的特徵,然而依據經驗者的立論:「年不立,眼不青;時不足,腳不乾」。所謂「年不立」是指不夠三歲,時不足也是不逾三歲。如果是一隻白青羽毛的畫眉,即具有碧綠眼、黑青搭,及籐條腳。那已經說明了;年不立不青,時不足不乾,是不必要的顧慮了。

何況眼搭 (眼盆) 又呈黑青,不但喻乳毛盡褪,而且顯示起碼已在三歲以上,這一型式畫眉,一定打得出頭,若再配上一張黃臘嘴,必然兼工鳴唱,作若發現這種鳥,切勿錯過機會。不過,據有經驗的人說:這一種情形的鳥,初入飼籠,無不驚跳異常,必須先用一個密絲的矮身竹籠飼養。在第一個月時,用帷幔密朦鳥籠,不使露面,置於人聲囂雜處,使先習慣人聲。第二個月,將帷幔掀開一半,成人字型開囗,使其露面看看人面,以後置於群島之中,便會漸漸叫唱,俟其馴服熟練,始可上擂台獻技,否則失於驚慌,則不免行荒失措矣。

記得民國四十六年間,在香港雀壇,曾出現一隻綽號「生張飛」的畫眉,這是一位五年玩家的愛鳥,在廣州已經稱霸了相當長的時間,應邀到港作友誼賽。當時我也在場,乍看此鳥腮邊鬚挺看好幾根黛毛,看去烏腮黑嘴,號日「生張飛」,實在是名實相符。以如此深重的毛色,而有上將的美譽,人人都覺得奇怪,我也覺得要燒「相書」,雖欲盡觀其全相而末得。這位遠征的鳥主人、不知是自恃過甚,還是急功好利,到港第二天早晨,即攜其愛鳥登壇交鋒,一個小接觸,便棄甲曳兵倆逃,島主一怒之下,把這隻畫眉賤賣價.賣給一位香港鳥友,乃有機會觀其全豹。

原來這隻鳥兒,除了兩頰有粗黑條紋之外,全身盡披一身勻稱的淡色青光,而頂上並無條紋,一片純淨;並且配上一個撇竹頭,蛤樣的眼,鵝樣的身材,一付雪白而起赤條紋的牛筋腳,掌面厚厚的,掌底生有肉刺,更加上一隻短而合度的,柔軟如莫的輕鬆尾巴,認為這是「九清一俗」格鳥。正如俗語所說,「成隻打仔」格,必能前雪一敗之恥。果然不出所料,這位新主人細心飼養兩週之後,疲勞消失,體力復原,環境也習慣,氣候也適應了,英威重振,於是一戰而再繼以三四戰,都輕易的高奏凱歌而歸,以後連年稱霸,成為港九雀壇佳話。且曾與港壇鳥王苦戰至九十分鐘,仍是平分秋色賽成握手言和之。一隻鬥鳥的羽毛,猶如一位武士的盔甲,所以選鳥者必須認識清楚,淡色的畫眉才是上品。此鳥前次之矢,主因乃是鳥主未識鳥性,剛到香港環境還未熟習,就使牠登壇應戰,以至有「荊州之失」,這是玩家應特別借鏡的。

〔二〕深青色

在背羽畫眉之中,青色的有三種:即茶青、鐵絲青、紫青,一般人認為這三種顏色,是青羽中最不中選的,有時固然如此,但也不能一概而論,還需細察其配格如何來作論斷。否則,難免為這項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繆論所誤,錯過了好鳥的機會。茲列論如後:

〔1〕 茶青羽

「茶青深長頂,泛沙綠眼睛,翩羽成鵝扇,腳脛似牛筋」。這是說一隻茶青羽的畫眉,一要配一對豆綠的眼睛,二要羽毛澗大張開,三要生一對乾深的牛筋腳,如果眼兒再泛起鐵沙,乃百戰百勝之勇士也。

〔2〕紫青羽

「紫青毛劈竹頭,牛角嘴綠睛兇,腳短尾首起雙鉤,準是山林南面雄」。紫色的青毛,劈竹的頭形,以及綠睛粉青兜,已不亦兼備,更要短腳,及頭尾垂墜的姿勢,尤難得見,須知這是「山林南面王」,自然可以作雀壇霸主。所以遇到青色上泛紫色羽的鳥,應加以審視,縱然條件不全,只要兼備其中三個以上的優點,都不可放過機會,試養一個寒暑,觀其後果,也許不會使你失望。

〔3〕鐵絲青羽

談到鐵絲青羽的鳥,又想起一個故了來.一主從民國四十三年到四十八年;曾雄霸港九的畫眉鳥,生來身伍圓短,人人都瞧不起牠。牠係獵自山林中,據說是「江北」網的,輾轉販運到廣州,一百多隻同批的鳥,都已被人買去,祇剩這隻望之不是將軍的,細佬仔,變成了一隻「籮底橙」,沒有人要。一個素有玩鳥之心,而無買鳥錢的小伙子,偶過鳥肆,這隻沒有人要的畫眉忽然叫了幾聲,把他的注意力吸引住,向前看過明白,鳥販急欲出清底貨,以港幣八毫的低價賣給他了。

提回家之後,他因興趣所趨,飼養十分週到,過了一個夏天,到了冬季,就帶到茶樓與群島會唱。老行尊想在仰身上沾點便宜,挑逗他來個較量,籠一開威風八面,所向無敵,這隻籮底橙,剎時變成金剛神,人人都投以羡慕的眼光。九龍玩鳥家某聞其威名,專程飛穗,不計高價將牠買到,一舉將港九畫眉,掃蕩精光,稱葫雀壇達五六年之久,真是慕煞港九千百雀友。

細審此鳥,正是生就一身鐵絲 青羽,毛鋒勁硬,配上一個小方頭,一對青綠如春柳的眼睛,寬敞的大眼盆,狀如竹筍形的黃臘嘴,一對起紅紋的短直牛筋腳,二工的鉤打,顯然是二付五短格的硬漢型,所以選畫眉鳥,不能以大小論伍劣,如遇鐵絲青的鳥,有配格如上不可放過。

〔三〕粉青毛

秘本說:「粉青毛是奇珍,大方頭嘴竹恨,配水綠眼兮,青搭,牛筋腳兮,膽白、躍武揚威兮,披甲」。粉青羽也是素色之一,比之白青毛相差不多,只是稍微色深些而已。「方頭、有二型,一是大方,一是小方。頂蓋望去如一個麻將牌,四邊方方正正的,力框大的叫大力頭,較短較狹的叫小方頭。粉青毛以大方頭為妙,小方頭也可取。竹根嘴就是竹莖嘴,色澤青中帶黃,雖不如牛角嘴之合式,但配粉青毛最為適合。「白膽」是指白色的膽毛,並非內臟的膽,而是每隻畫眉腹部,在胸之下兩腳之間,現出一片比腹部較淺的毛,因它在肚的部位,所以名曰肚毛。

據說:肚毛大的膽也大,小的膽也小,這所謂大小,並非指羽毛的寬窄,而是指腹部深淺的面積而言。本來,肚毛面社大,各類毛色都適宜,但枋背毛的畫眉,一定要二上片毛大的才合理想,而所爪大小祇是一個概念,並無一定的尺度,大致來講,肚毛大的胸腺必定開闊雀姿軒昂,再配上大方頭,氣勢益顯勇猛,這就好像一個披甲武士,一定要身材魁梧,胸挺膀寬,頭堅如鐵,眼若銅鈴,手腳矯捷,自然會攻堅如拉腐朽,而所向披靡了。

(四)青紅羽

畫眉鳥中毛色青紅者可取。詩云:「隱約耀紅光,似青又似黃。鶴眼蝦膜首,牛筋虎狼膀,發竟如銀笛,吐氣若長江,三午休怕買,十歲也稱王」。這話告訴我們,一隻青色泛紅光羽毛的畫眉,如果配上一對鶴黃眼,牛筋腳,軒敞的胸膛,發音響亮,氣勢雄壯,縱然是人家入籠養了三年,仍然不善唱打,也不妨把牠買了進來,再加培養,前途是很樂觀的。

在民國三十八年的時候,廣州的鳥販,撈一隻愛鳥到香港,志在高價出售,誇言打過之後再議價,這無異擺擂台,向港九玩家挑戰。此鳥是一隻青紅羽毛的正配,當時沒有作戰實績的鳥,都不敢輕易交鋒。於是這位鳥販及同來的遠征客,便大放厥詞出言不遜,因而激怒了一位裁縫師父,拍案而起說:「就算惡如虎狼,也耍跟你鬥一次。」原來,這位裁縫師可養的鳥亦非善類,乃是曾經連戰皆捷,頗具盛名的一隻大青毛。甫一交鋒,半回合,那隻客鳥便亂了陣腳,棄甲曳兵,大大出人意料之外。在服輸之下,來客垂頭喪氣,並以價讓售該鳥,予九龍某茶樓老闆而改名為「山佬」。

其時,這隻「山佬」的敗,非敗於本身品格不佳,而其敗因二:一是未滿三歲,二是環境不熟。根據英國生物學家達爾文的研究鳥類的地域觀念濃厚,假如自已領域被侵犯,每至戰死而方休,之脫離了自己的領域則鬥志不堅。此山佬作百里長征,風塵僕僕遠離家鄉,故缺乏鬥志。後經茶樓老闆飼養,曾稱霸港九達五年之久其後因嘴憊爪裂而廢。今每談雀,戰史,莫不追懷「山佬」的光榮績,真不愧「十年亦稱王」之美名,此類鳥身形較大,並非難求,但注意其配台條件而定。

(五)大紅毛

大紅毛是畫眉的正格。其配合是:紫粉盆,深長頸黃臘嘴、黃牛筋腳、紅羽、短肘是正配。紅而帶青乃紅毛的變樣兩者的配式各有不同,二心者須注意此點,勿犯錯誤而輕易予取捨。

二、嫩青、嫩黃毛

嫩黃毛從羽毛的色素,來為話畫眉看相,最無可取的是嫩青或嫩黃毛。這一則表示先天不足,一則表示後天失調,鳥兒也和人類所有生物一樣,若是先後天都好,生命必定是充實的;兩者之中缺一都有影響,如果先後天都不足,必定精神萎靡,身心都不健康了。雀鳥的羽素,猶如人的膚色,一個屏弱的人,必然面黃肌瘦;一隻體格往弱的鳥兒,所表現於外的,則是青不青黃不黃的羽毛。所以如此,不是由於不健康的母鳥孵化出來的,便是在雛鳥時缺乏適當調養,或生產的環境不良,發育不全,特別關係重大者,為該鳥生長的生活環境。

因為畫眉不是候鳥,牠終年累月的定居一地。其所居山林的自然還境,當然是愈大愈佳,愈茂密愈好;但畫眉習性,彼此之間劃地而居各佔領域,絕不容許越雷池一步的。心兒如其所佔山林不大,或氣候不適.食物不二,時感不繼,營養自會不二.則發育必受到影響。且這種鳥又喜歡在林底生活,倘山林不茂密,就不能泰然安居,更易糟遇鷹類惡鳥攻擊,在此朝不保夕的還境中,身心自然也不健康,倡於中形於外,其青不青黃不黃的羽色,就是病態的特徵。

三、奇異羽素

「奪朱非正色,異種也稱王」,這是詠黑牡丹,有特殊的形格,所以勝於庸枝俗卉。選擇畫眉也是一樣,凡是生來特別的鳥,都有可取之處。一般言之,畫眉鳥的羽素,都是青褐色的,色澤僅有深淺濃淡之分,一有特殊羽毛,玩鳥家常以非正色目之;立即引起注意,認係可王可霸之材,從不放棄。按清代旗人一華眉秘抄,特別提出數種羽素奇異的鳥,分別列述於後,以供參考。

〔一〕純白羽

純白的畫眉,千中選一,實為罕有之鳥。被一般人視為珍禽。詩云:「白羽稱奇種﹐百無二相逢」,若配削竹頭,又生牛筋腳,再加紫眼盆,復添綠豆睛,莫吝賣牛錢,斗金價為輕」。清道光中,蒲罕片為皮西旦近使,逆於粵,攜其愛鳥綽號「程咬金」者,登五羊羊挑戰。眾視其鳥渾身羽鋒雪白,其不驚心駭目.但細看卻又體型不大,跳躍似不靈活,眾又輕之。時有雀王綽號「打不死」者,稱霸雀壇數年,所向無敵,戰無不勝,乃出而應戰。咸認客鳥羊入虎口,殊屬「合食」,議定以黃金十兩為賭注,欣然應邀上陣,開籠之後,初時「打不死、佔地利之優,飛擒大啄,而程咬金因人地生疏,以慢動作招架,頃之愈戰愈勇,伺得一真機,以左爪將對方抓緊,用力拉過籠小右爪乘勢一扒,將「打不死」雙腳按緊,始從容揮起如鑿利嘴,頻向要害啄剝,歷一刻而不弛,惟見對方頭破血流,頸羽與雙翅,片片飛舞,不打困籠,遂舒利爪輕縱,對方立作實遁。彼「打不死」者,雖不死然已魂消魄散矣 ! 至今雀林前輩,仍樂道其事,咸認白晝眉乃無敵之王。

〔二〕和祟羽

羽色純黑的畫眉,猶如純白然,亦屬異種。不過,此種黑鳥,並非黑如八哥興烏鴉,只是渾身起黑毛鋒,遠觀如黑色者。這種鳥的配合,也如白羽畫眉,須要削竹頭,小綠豆眼,藤條腳或白牛筋腳均可.身形輕短似雁,扁而嫩者更佳。

〔三〕背劍羽

背劍羽亦為將軍格.有詩為證:「頭角崢榮逞英堆,霸業利劍在背中,東征北拓向無敵,堪稱仁貴與羅通」。但有一項須要辨別的,背劍羽是在鳥的頸上中央、有片天然白色,如缺飲食而起者非正色。且此一片白色毛要生得不偏左或偏右,不偏上也不偏後,不偏不倚才能算得佳品,如再配上淡青乾爽羽素,花青眼,綠色眼盆,白筋腳,短尾,果能如此配合,籠一個寒暑,便喜唱愛鬥,此乃雀林中人,認為最合經濟原則之寶,若有白羽色生得偏斜者,則稱為「配劍」,雖不及背劍之美,也屬奇神,不妨飼養,以觀後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