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. Please update it as soon as soon as possible!

千鐘粟與萬點金


「千鍾栗,萬點金,百勝軍,照汗青」。這是前人稱頌畫眉鳥,流傳下來的佳話。是畫眉鳥中,居於極品之列的兩種奇珍,任何一種,都是唱打俱佳的稀罕之物。先談其特徵:千鐘粟—是渾身紫,在毛上浮起酒滿無數細緻的,黛中帶黑的圓點。考「鍾」字,乃我國古代器皿之一。一種是酒器,孔子云「堯舜千鍾。段王裁謂,「是古代貯酒大器,自鍾注入尊,自尊而勻於罐」。

另種解釋是量器,左傳云:「鐘,受六斜四斗。折合今為三百四十斤,漢代將之改革,定為一石鍾」。上面所稱乃從後者,蓋言鳥兒滿身黑點,密如千鍾粟米灑於身上,實乃形容點多之詞。萬點金—萬點金是渾身青白羽,在羽毛上泛看細密的黃點,猶如碎細金沙,浮光耀金,閃閃映人眼臉。以上這兩種畫眉,具有如此的特徵,很多人認為,前者是夜鷹的混血,後者是黃鶯的混血化身,這都是鑑貌推想的假定,並無可靠的證據,可不予討論。所要研究的,還是牠其他各方面的配合。否則,僅虛有其表徒擁美名而已。

「千鍾粟,嘴三稜,綠豆眼,頭要深,血筋腳,負重任,普天下,皆稱臣」。所謂嘴三稜,即三角嘴,又名竹根嘴,這是鳥嘴中最兇勁的嘴型。如果配上橋樑嘴或瓦筒嘴,則反將令人失望了。綠豆眼是青泛微黃的眼色,並不是很理想的眼睛,如果配在鐵絲青,或白青羽的畫眉眼中,是要不得的。但因為「千鍾粟」是紫羽,一身紫色的畫眉,配上一對綠帶微黃的眼睛,邦是最為適當的配合。所謂深頭,就是長頭,大方頭不合,小方頭更劣,撇竹頭而短者亦不宜,最好長扁如蛇頭者,更為得配。血筋腳,就是牛筋中,泛起紅線於腳健之間,凡腳起血絲紋者即可取。萬點金的配合:清人手抄本指出:「萬點金,不論眼.蓬竹腳,黃臘嘴,大方頭、筍樁眉,聲威壯,必須依」。關於蓬竹腳,黃臘嘴大方頭,筍樁眉,前面曾經分別說明過,不再贅述。

所謂「聲」,是指鳴唱的聲音宏亮震耳,所謂「威」便是姿態,要有高猛的外型,肯常跳躍的為佳。當然,唱打兼擅的,千鍾栗與萬點金不易得。於是,身手不凡,才具稍次的,有所謂滿架葡萄與黃毛黃嘴畫眉,亦漸為養鳥人所鍾愛。

飼養晝眉鳥,人們最初都是以其善唱為前提,畫眉的唱工一般說來是鳥中之冠,一隻正常的畫眉鳥,不論早年晚,只要你把籠兒掛在清靜光亮的地方,牠便會鼓其如簧之舌;高、中、低音交錯而鳴,婉哨動人。進而還能仿效其他動物,如雞啼、犬吠、貓叫,更能唱出百鳥之音,的確很能悅耳怡情,消愁解悶。但人的慾望是很難滿足的,鳥養的久了,覺得神唱不夠刺激,一定要進一步去發揮其本能,參加打鬥的比賽。因此,唱與打兼長的鳥才符合玩家的理想,然而經驗告訴我們,工於唱者多不善鬥,而擅鬥者又不善於唱,所以文武兼擅的畫眉,實在難求.根據專家觀察統計的結果,兩全其美者只有兩種:一種是「清代旗人祕抄」中,提供的「滿架葡蔔」,一種是「黃毛黃臘嘴」。

(一)滿架葡萄:

所謂「滿架葡萄」,是依鳥的羽色命名。這是一種奇品,讚日:「渾青毛,起白點,仿似葡萄架上滿,扁平頭,小月翅,唱的雲開山岳頹。這種鳥生來全體青毛,毛上滿是如雪白花,猶如披上一件點青長袍,所謂扁平頭,就是撇竹頭,小月翅,就是羽鋒有白毛。這一身裝備。一望而知是天生特殊形格,然而這卻是奇珍,平常可不易輕得。記得在抗戰前,廣州曾有人獲得,試同他鳥交鋒,嘴爪並施,如入無人之境,所向無敵,雀林中所謂「落刀雄」者,此鳥即是其中之一。後因鳥主飼養不慎,置於屋樑下,為飢鼠所乘,斷其左腳三趾,成為殘廢,但傷癒後,仍然一樣唱打,雖不能稱霸,十九仍非其敵手。

(二)黃毛黃嘴畫眉:

「黃毛鳥,配長眼,綠豆眼,箏眉浮,黃臘嘴,唱清悠,身結亡,打不休,贏隔州,錢滿斗」。比較易求的近是黃臘嘴。 惟一應認清的,凡黃臘嘴的畫眉,一定喜弄歌喉, 但不一善打,兼長擅打的第一要配黃毛,二要長頭,三要筍樁眉,四要綠眼諳,五婁身材生得結宜。本來長頭的鳥,是俗稱「禾蝦頭」,原是中等頭型的形格,比之削竹、方頭為次。不過,一隻黃毛黃嘴的鳥,若配上撇竹頭或方頭,則貌雖兇而性反馴,不如長禾蝦頭的刁鑽靈活,而筍樁眉則如一只茗壺,眉鋒一定要白,眼搭 (粉盆) 不上不下的,有氣概的長出,方算配合得當,如君生成羹匙眉,或倒向煙斗眉,都是走樣,雖然一樣善唱,但其鬥志,則差之毫厘謬之千里了。